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书吧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要和离

奇幻城国际娱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得不说, 御史夫人并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如若她真的聪明,就不会被贺秀儿逼得无路可退。更无奈的是,贺秀儿说的确实都是事实, 这一点毋庸置疑。

    怎么说呢, 如若此刻跟御史夫人对峙的人不是贺秀儿, 沈二嫂应该会站在御史夫人对立面的。

    御史夫人居然害了一个活生生的孩子, 在这件事上,沈二嫂无法说服自己毫无原则的站定在御史夫人这一边。御史夫人确实做错了事, 理当对贺秀儿心生愧疚。

    但是, 贺秀儿如今的作为也确实很不应该。站在沈二嫂的角度, 此刻亲身经历了来自贺秀儿的抨击之后, 她实在感觉不到贺秀儿的伤心。

    反之, 现下的贺秀儿就如同一条失去了理智的疯狗一般, 见人咬人,特别的张狂和放肆。这样的行径, 并不可取,也实在很难博得别人的同情和怜惜。

    最起码,在见识过贺秀儿的所作所为之后,哪怕沈二嫂此刻听闻贺秀儿被御史夫人害死了肚子里的孩子, 沈二嫂也没办法如贺秀儿所预想的那般直接倒戈偏向贺秀儿那一边去。反之, 沈二嫂这一瞬间的心情尤为复杂。

    “小姑,我不是故意的, 真的不是。当时我不知道她肚子里怀着孩子, 我只是不小心才会错手推了她。那时候她也在跟我动手, 我……”御史夫人看得出来,贺秀儿对沈二嫂是有几分忌惮的。确定了这一点,御史夫人急急忙忙更想要拽住沈二嫂了。

    沈二嫂就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御史夫人根本舍不得放开沈二嫂。

    御史夫人的解释,沈二嫂是相信的。只看御史夫人此刻的慌乱情绪,沈二嫂就忍不住叹了一声。一时间,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

    “不是故意的又怎样?你害死了我肚子里的孩子这是事实,你就别想抵赖。”贺秀儿冷哼一声,继续紧咬着御史夫人不放。

    “嫂嫂,我哥哥怎么说?”沈二嫂倒是没有跟贺秀儿对话,反而是问起了御史夫人。

    御史夫人抿抿嘴,眼中闪过黯淡的光芒,避而不谈金御史的态度,只是小小声的说道:“我有跟她道歉的。贺宰相和宰相夫人也曾闹上门来,当面问责我的不是。宰相夫人更是赏了我好几耳光……”

    “婆婆不是也已经将那些巴掌都还给我了?我才刚小产,身子很是虚弱,只得躺在床上休息。可婆婆不分青红皂白,就这样闯进门来,对着我上手就打。难道婆婆不是为了报复我娘打你耳光的仇?一报还一报,这件事应该已经过去了,两相抵消了才对吧!婆婆此刻又当着姑姑的面提及,是否太过分了些?”不等御史夫人把话说完,贺秀儿就开了口,打断了御史夫人可怜巴巴的陈述。

    “我打你的时候,你哪次没有还手?明明你就没有一次是吃亏的,你比谁都更厉害。”御史夫人咬咬牙,倒是没再冲贺秀儿怒喊和尖叫,只是拉紧了沈二嫂的胳膊。

    一听就知道,这又是一笔说不清楚的糊涂账。沈二嫂皱了皱眉头,委实不想掺和进御史夫人和贺秀儿的这些官司了。一句话,两人都不是吃素的,也都有错,谁都不无辜。

    “所以嫂嫂,你现下需要我帮你做什么?”既然是御史夫人将她找回御史府来的,沈二嫂自然是先问御史夫人了。

    御史夫人噎住。她当然是想要沈二嫂帮她一起教训贺秀儿,警告贺秀儿以后不敢再不把她这个婆婆放在眼里,不准许贺秀儿继续肆意妄为的在御史府作威作福。

    可当着沈二嫂和贺秀儿的面,御史夫人张张嘴,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来。

    更别提,还有五公主也站在这里。即便五公主一言不发的静静站在那里,可五公主的气势极强,存在感也委实很大,由不得御史夫人无视。

    故而,御史夫人其实并不太敢将自己的所有心思都展现出来。唯恐遭了五公主的厌弃,她自己反而讨不得好。

    见御史夫人好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沈二嫂抿抿嘴,直接挣开了御史夫人的手:“嫂嫂若是不说,我便回将军府了。”

    沈二嫂丝毫没有留情面的话语一出,当即将御史夫人吓得变了脸色。其他的心思顷刻间消失殆尽,她连忙再度开了口:“不是不是。你哥还没回来御史府呢!小姑你先别走,再等等。等你哥哥回来,小姑你跟你哥哥说上几句话再离开,可好?”

    “哥哥何时回府?”要是只有沈二嫂一人在这里,她确实可以再多等等。但是她可没忘记,还有五公主等在旁边。

    想也知道五公主是特意来接她的。沈二嫂可不是不识好歹的人,当即就想要走了,以免让五公主久等。

    “这个……”御史夫人也没办法给出确切的回答,顿了一下连忙回道,“应该快了。小姑你就再等等吧!好不容易回来御史府一趟,怎么也得多坐坐,至少要跟你哥哥见个面才是啊!”

    御史夫人是真的很怕沈二嫂说走就走。这样一来,她今日的一番心血就彻底白费了。这不,她就按耐不住了,连忙又劝道。

    正常来说,御史夫人的话语是在理的。然而眼下御史府的情况很不一般,沈二嫂确实不准备继续多呆。瞥了一眼脸色不佳的贺秀儿,沈二嫂还是摇摇头,打算离开。

    如若没有五公主在,御史夫人肯定会强行留住沈二嫂。无奈五公主人就站在那里,御史夫人没那么大的胆子硬逼沈二嫂。最终,就只得心有不甘的目送沈二嫂朝着外面走了。

    贺秀儿登时就勾起嘴角,朝着御史夫人投去了得意的眼神。她就说么,御史府和将军府的关系早就大不如从前。只要沈二嫂不是个傻得,就不可能那般用心的对待御史夫人的算计。

    还好,沈二嫂还算聪慧,也挺有眼色的。不需要她浪费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的唇舌功夫,沈二嫂自己就知道应该立刻离开御史府了。

    本来就是嘛,御史府的事情就应该交给御史府自家人解决。沈二嫂虽然也姓金,可沈二嫂早已经嫁去沈家,哪里还算得上御史府的人?而今她和御史夫人又是婆媳之间的矛盾,就更加不该让沈二嫂这个外人参与了。

    沈二嫂真要走人,御史夫人确实没有其他法子。加之又有五公主在,沈二嫂想要离开御史府无疑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然而,沈二嫂和五公主还没走出御史府的大门,就迎面碰上了从外面回来的金御史。

    金御史是得了消息,知晓沈二嫂被御史夫人请来御史府,这才特意赶回来的。

    而今在金御史的心里,御史夫人就没安好心。只要是御史夫人的所作所为,金御史都不相信。故而没有多想的,金御史就回来了。

    “哥哥。”见到金御史,沈二嫂当即松了口气。至于御史府的诸多吵闹和冲突,她倒是没有在金御史面前多提。

    只不过,即便沈二嫂什么也没说,金御史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大步走到近前,金御史关怀道:“没事吧?”

    “没事。”沈二嫂其实并不担心被御史夫人欺负。她而今到底是沈家人了,御史夫人也不敢真的将她怎么样。顶多,就是死缠乱打些罢了。

    “那就好。”轻轻点点头,金御史二话不说,就说道,“我送你回将军府。”

    “不用麻烦哥哥了。我跟五公主一起回去就好。”想也知道御史府的局势现如今很乱,沈二嫂更希望金御史能留在府上把这些棘手的吵闹都给顺利解决掉。否则以御史夫人的脾气和秉性,只怕还会找去将军府。届时,被闹腾的那个人还是她。

    御史夫人并不是温善的好性子。若是放任御史夫人一而再跑去将军府,指不定就会叨扰到沈家其他人。那样的情况,才是沈二嫂不愿看到的。

    也所以,当务之急,沈二嫂还是轻声提醒了金御史:“哥哥,嫂嫂和那位宰相府千金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你再不管管,整个御史府都要乱了。”

    “我知道。”金御史哪里是不想插手管御史夫人和贺秀儿之间的冲突和吵闹?他是真的有心无力,既不能对御史夫人怎样,也不能拿贺秀儿怎么样。过于烦心之下,金御史索性就躲避了开来。

    “那哥哥就尽快解决掉府上的麻烦吧!”沈二嫂肯定是想要看到御史府家宅安宁的。哪怕御史夫人不求着她开口,她也势必会向金御史提及此事。

    尤其是在亲眼看到御史夫人和贺秀儿之间剑拔弩张的画面之后,沈二嫂就更加不可能不闻不问了。

    “嗯。”金御史心里很清楚,他不可能一直躲下去的。御史府现如今的局势确实极为严峻,他必须尽快找出解决的法子来。再不然,整个御史府都会日日不得安宁,永不消停。

    这也是金御史会选择此刻回来御史府的其中一个原因所在。有些事情,到底是不能一直躲避下去的。

    得了金御史的确定回答,沈二嫂再不会多留,随着五公主离开了御史府。

    金御史恭恭敬敬的向着五公主行了一礼,并未多言,直接将五公主和沈二嫂一并送出了御史府。

    五公主的凤驾上,周月琦和沈二嫂相对而坐,气氛煞是安静。

    沈二嫂到底有些不安,不自在的朝着周月琦道了歉:“今日劳烦五公主亲自前往御史府帮我解围,多谢。”

    “二嫂不必客气。都是自家人,应当的。更何况,我也没做什么。”周月琦确实没有做什么。虽然她人到了御史府,可沈二嫂能够从御史府脱身,功劳并不在她的身上。反而是沈二嫂自己执意要离开御史府,御史夫人又没能及时拦住罢了。

    “如若不是五公主及时赶来,我那嫂嫂是肯定不会轻易放我离开的。”轻轻摇摇头,沈二嫂脸上露出放松的笑容,“五公主想必也见识过我那位嫂嫂的为人处事。原本我是觉得,有我家兄长在,肯定能压制住嫂嫂的脾气。然而照目前的情势看来,我兄长并未能做到这一点。反倒是那位宰相千金,彻底将我嫂嫂的气势给压倒了。”

    “贺秀儿确实厉害。”周月琦跟贺秀儿并非第一次见面。对贺秀儿的脾气和性子,周月琦也有一定的了解。说实话,御史夫人确实比不上贺秀儿的胡搅蛮缠,也完全没有贺秀儿的底气。真要叫嚣起来,明显是贺秀儿稳占上风的。

    不过,周月琦对御史夫人的观感也不怎么样。故而即便御史夫人受了贺秀儿的欺负,周月琦也没准备过问和理会。今日若不是突然被告知沈二嫂人在御史府,周月琦也不可能前往御史府。

    “到底是出身宰相府的千金。”沈二嫂轻叹一声,着实没办法理解御史府当日为何要将贺秀儿娶过门。哪怕宰相府的权势再大,御史府又哪里就非要辛辛苦苦巴结上了?

    沈二嫂始终记得,当时她还没出嫁的时候,御史府的门风绝非如此。否则,她也不可能嫁进将军府,成为沈家的媳妇了。

    曾经沈二嫂是真心觉得御史府的家风很正。哪怕比不上御史府,却也并非攀附权势之人。可是现下呢?在亲眼见识到贺秀儿在御史府的所作所为之后,沈二嫂忍不住就对她以前的认知生出了怀疑。

    听出沈二嫂话语中的感叹之意,周月琦抿抿嘴,秉持了沉默不言。

    她对御史府的事情并不感兴趣。御史府的好和坏,跟周月琦毫无关系。只要御史府以后别再找上沈二嫂,对周月琦便是无关之事了。

    当然,周月琦也不是会随意被左右的人。今日只是第一次而已,倘若下次沈二嫂还是这般作为,周月琦亦不会每次都跑去御史府接人。这是她对沈二嫂的放任和纵容,机会只有一次,如若沈二嫂再不把握住,就怨不得其他人了。

    沈二嫂也不是喜欢没事找事的性子。今日之所以会跟着御史夫人回御史府,也只是第一次而已。再有下一次,她肯定不会放任御史夫人的所作所为。

    更何况该说的她已经都跟金御史说了。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的,她也做不到,亦是无能为力。也所以,即便御史夫人再度找上门来,沈二嫂也是不会见人的。

    御史夫人没有想到,她才刚被迫送走了沈二嫂和五公主,下一刻就见到了金御史本人。

    “老爷。”一看到金御史,御史夫人立刻变了脸色,哭的煞是伤心和委屈。

    金御史面无表情的走到御史夫人面前,视线落在了一旁的贺秀儿身上。

    对金御史,贺秀儿是有些忌惮的。

    到底是御史府的当家人,又是跟贺宰相同朝为官的朝廷命官,金御史的气场摆在那里,贺秀儿根本比不上。

    故而当迎上金御史的冷漠注视时,贺秀儿不禁就变了脸色,向后面缩了缩。

    看出贺秀儿的惧怕,御史夫人登时就勾起了嘴角,看向贺秀儿的眼神很是不屑和鄙视。她还当贺秀儿是多么的厉害。却原来真当遇到更厉害的,贺秀儿也很害怕,也会吓得说不出话来啊!

    “今日府上似乎很是热闹,却是不知道到底该怪到谁的头上?又是谁一个劲的在那招惹是非,兴风作雨?”金御史冷哼一声,并未一味指责贺秀儿的不是,而是同时敲打了贺秀儿和御史夫人两人。

    御史夫人咬咬牙,才刚勾起的嘴角瞬间又淡了下去。她是真的很不喜欢贺秀儿。本来还以为金御史会站在她这一边,可金御史下一刻就盯上她了。她这是倒了哪辈子的霉,连自己的夫君都不肯向着她?

    “家宅不宁,门风不正。你们这是要坏了整个御史府的名声,丝毫不顾及御史府的颜面了?”金御史板着脸,不留情面的瞪着贺秀儿和御史夫人,厉声质问道。

    “妾身不敢。”御史夫人摇摇头,立刻就向金御史澄清道。

    “儿媳不敢。”到底还是不敢直接跟金御史正面杠上,贺秀儿也跟着低下头,小声为自己解释。

    “不敢?真要是不敢,你们每日还在闹腾什么?之前也就罢了,只在御史府闹腾。今日更是过分,你们都闹去将军府了。怎么?生怕别人不知道咱们御史府的笑话,巴不得将所有人都请来御史府看你们的争吵和冲突?”金御史既然打定主意要管这件事,便不会再继续拖拖拉拉,直接就呵斥出声。

    “小姑会回来府上,跟儿媳无关。儿媳可没去将军府请小姑回来,更是没本事能将五公主引回御史府来。”提到今日的冲突,贺秀儿毫不犹豫的撇清了自己。

    本来就不是她的错,她可没有找上沈二嫂。所有的事情,都是御史夫人自己折腾出来的。金御史要怪,就得怪罪御史夫人,而不是她。她是绝对无辜的。

    “我没有。”说到去请沈二嫂回来御史府的事情,御史夫人连忙慌了,急声解释道,“只是小姑很久没有回来御史府看望,我这才前去接的小姑回府小坐片刻。”

    “如若真的只是小坐片刻,五公主又怎么会突然到访?明明是婆婆刻意将姑姑扣在御史府,不准姑姑离去,五公主才亲自来府上接姑姑回将军府。”贺秀儿冷哼一声,就沈二嫂回来一事,她还真有说辞。接下来,就看御史夫人自己该怎么解释了。

    御史夫人的脸色顷刻间就变了。拉住金御史的袖子,语气带上几分惊慌:“真的是小姑自己愿意跟我回的御史府。小姑说了,她许久没有回御史府,也许久不曾见到兄长。这才随着我一块回的御史府,就是想要多跟老爷说上几句话。”

    “是吗?真要是如婆婆所说的这般,公公尚未回到御史府,姑姑又怎么说走就走了?现下时辰也不是那么的晚,姑姑怎会急着离开?”贺秀儿是一定要跟御史夫人杠上的。顺着御史夫人的辩解,贺秀儿的说辞也是一套接着一套,没有半点的懈怠和马虎。

    “那是……那是因着将军府突然有事,小姑这才急着赶回去。”御史夫人真的是恨毒了贺秀儿的多嘴多舌。但凡有机会,她只恨不得立刻撕烂贺秀儿的嘴,逼得贺秀儿再不敢多言半个字。

    可此刻金御史人就在面前,御史夫人又哪里能对贺秀儿破口大骂?心下着实生气和愤怒,御史夫人看向贺秀儿的眼神尽是不满和烦躁,差点就没克制住当场爆发了。

    “将军府有什么事是连五公主都无可奈何,却需要姑姑亲自赶回去解决的?婆婆这话说的可是真的毫无道理。至少,儿媳就不敢相信。”贺秀儿的脑子是真的越来越灵光了。几度跟御史夫人对上,都是她占上风。

    反而是御史夫人,一次接着一次的,就这样被贺秀儿堵的哑口无言,毫无反击之力了。

    虽然明显看得出来贺秀儿没安好心,可贺秀儿的说辞也确实没有破绽。最起码金御史听在耳里,就觉得很是真切,没有错处。如此一来,金御史的脸色更加阴沉,视线紧紧锁定在御史夫人的脸上。

    御史夫人的脸上很快就没有了血色。对上贺秀儿的找茬和挑衅,御史夫人百口莫辩。而迎上金御史的质问和怀疑眼神,御史夫人心下顷刻间就没了底气,越发慌乱了起来。

    摇头、还是摇头,御史夫人的眼泪吧嗒吧嗒落了下来,尤为的真实,不掺杂丁点的虚假。

    贺秀儿撇撇嘴,很是看不上御史夫人假装可怜的这一套。她又不是傻子,还能看不出御史夫人的计策?这般假装柔弱和可怜的招数,换个场合,她可比御史夫人玩的更溜,也更加的轻巧。

    偏生眼下站在面前的是金御史,而不是金大公子,即便贺秀儿哭的再是楚楚可怜,也没人观赏。她总不至于期望金御史能对她心生怜惜吧!就算她真的哭了,金御史铁定也不吃这一套的。...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