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书吧 -> 都市言情 ->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奇幻城国际娱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看着商弈笑、姚修煜和张樟三人被保镖送上了车,站在寻味楼门口的张柏紧张的搓着手,又是激动又是不安。

    一想到张樟可能就此栽了,以后寻味楼彻底归自己所有,张柏神色不由激动起来,可是他又担心张樟不会说话,将卢宇涵得罪狠了,最后连累寻味楼关门大吉。

    “姚小姐,我将他们带回去,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车里,卢宇涵笑着开口,言语里满是骄傲和自满。

    飞天娱乐明面上看着冠冕堂皇,背地里却都是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海城不少地下势力都和卢家关系密切,所以别说教训几个人,就是将他们弄死了,卢宇涵也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姚思念此刻心情极好,寻味楼的菜的确不错,而且一想到得罪自己的商弈笑要倒霉了,姚思念心情就更好了,脆生生的开口:“那就麻烦卢少总了,不过小惩大诫就可以了,别弄出人命来。”

    要不是之前家里发话了,姚思念才懒得管商弈笑三人的死活,可是这事家里头已经知道了,人要是真的死了,到时候那几个人告到爷爷奶奶那里去,败坏了自己的名声那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里,姚思念不由的嫉妒姚家那几个女人,不就是婚生子而已,有什么可得意的,一个一个都端着高高在上的架子,看自己就好似看见了垃圾一般。

    自己虽然是私生女,可自己也是姚家的女儿,而且还深得爷爷奶奶的喜欢,那几个女人再嫉妒也只能认了,不过姚思念做梦也想成为姚家嫡系的女儿,妈说小叔要回来了,自己如果能得到小叔的看中,被小叔过继到名下,到时候她倒要看看那几个女人还怎么得意!

    半个小时后,飞天娱乐一处闲置的别墅,峰哥将车子停了下来,一前一后的两辆车也跟着停了下来,从车上快速的下来七八个保镖,而此刻别墅里也鱼贯而出十来个保镖,为的就是防止商弈笑他们逃走。

    “进去吧,别想着逃出去,子弹可是不长眼的。”为首的保镖冷冷的开口,警告的目光看向蒋刀。

    莫家蒋刀的威名他也是听过的,不过蒋刀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更何况还有这么多累赘,至于峰哥,看起来没有任何的杀伤力,所以在保镖眼里他不过是一个不足为惧的司机而已。

    商弈笑率先迈开步子走了进去,峰哥紧随其后,姚修煜见状拍了拍张樟的肩膀,“走吧,既来之则安之。”

    两层的别墅不算大,卢家的保镖并没有跟进来,而是守在了外面,更何况没有车子,即使侥幸逃出去了,这山间别墅也就一条路,分分钟就能将人追到。

    虽然是闲置的别墅,不过估计有人定时来打扫,倒也干净,商弈笑在窗户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峰哥将窗帘拉开,十二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户射进来,暖暖的让人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你们这也太随遇而安了吧?”张樟无语的看着淡定的商弈笑和姚修煜,这两人到底有没有一点忧患意识,卢家可不是什么好鸟,他们两就不怕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姚修煜懒洋洋的看了一眼张樟,一手指着旁边的峰哥和蒋刀,朗声笑着,“别说外面那十来个人,就算再多来一倍,在这两位面前也不够看。”

    “得,你们都淡定神闲,看来是不用担心了。”张樟也一屁股坐了下来,他也懒得和张柏一家再磨叽下去了,借着机会把张柏解决了也好。

    姚修煜刚要开口,突然从门外走进一个年轻男人,看着不过二十来岁,穿着黑色的皮衣,破洞牛仔裤,耳朵上还戴着耳钉,带着黑色墨镜,五官还算英俊,只不过眼角上挑,化着淡妆,乍一看太过于娘气。

    “表少爷,少总还没有回来,你这……”跟在他后面进来的保镖队长迟疑着,却也不敢真的阻拦年轻人。

    “够了,你闭嘴!”丁鹏不满的斥责一声,目光透过墨镜直勾勾的向着商弈笑这边看了过来,眼中迸发出一股子兴奋的光芒,“反正他们得罪了表哥,我就玩玩而已,不会闹出人命的。”

    看着自说自话的丁鹏,商弈笑没有开口,一旁的峰哥眼神微微凛冽了几分,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蒋刀,如果一会真的冲突了,他们两个一个动手,一个保护好笑笑,好在外面还有两队人在,即使冲突了也能很快控制局面。

    “怎么样,陪我一场,我让表哥放过你。”昂着下巴轻佻的开口,丁鹏脸上露出淫邪下流的光芒,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角,好久都没有碰到这么养眼的人了。

    “跟了我,日后你在中心区绝对横着走!”安耐不住的再次开口,丁鹏半是威胁半是诱惑,“否则得罪了我表哥,不死也要脱层皮。”

    商弈笑眨了眨眼,顺着丁鹏目光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姚修煜,虽然他这话是对自己这个方向说的,可是商弈笑发现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姚叔身上。

    “你看上姚叔了?”商弈笑试探的开口。

    “废话,难道我还能看上你不成?”拿下墨镜的丁鹏嗤笑一声,不屑的扫了一眼商弈笑,她这样的姿色在飞天娱乐至多就是个跑龙套的小角色,刘影后那样的女人他都看不上眼,还是成熟俊朗的中年男人更有韵味。

    张樟和姚修煜雷劈了一般,两人呆愣愣的看着丁鹏,他将墨镜拿下来了,所以姚修煜能清楚的发现他淫邪的目光不是看笑笑,而是落在自己身上,这让姚修煜顿时感觉一阵恶寒。

    嘴角压着笑,商弈笑一本正经的开口,“姚叔,为了我和张叔的安全,你就牺牲一下男色吧。”?姚修煜僵硬着俊脸,他潇洒随性了半辈子,身为首一金融的老总,不管是生意伙伴还是公司的女下属,不少人对他投怀送抱,但那都是女性,姚修煜这还是第一次被男人用这么猥琐下流的目光锁定。

    一旁张樟更是乐不可支的拍着沙发,对着商弈笑竖起大拇指,这丫头的脾气果真对自己的胃口,难道修煜将她当成了子侄小辈,有意思极了。

    “姚叔,难道你一直没结婚。”商弈笑憋着笑,当初姚叔在服务站被人追杀,那也是面不改色,没想到还能看到姚叔这么窘迫的一面。

    “没大没小的。”回过神来之后,姚修煜无奈的看了一眼商弈笑,抬手在她额头上敲了几下,这才冷眼看向丁鹏,“你去问问卢蒋林,我姚修煜是不是他能软禁的!”

    听到姚修煜一口报出了自家姨父的名字,丁鹏吓了一跳,而保镖队长脸色更是微微一变,原本以为少总只是抓了三个普通人回来,可他敢直呼卢总的大名,那绝对是不是普通人。

    想到此,保镖队长快速的退出了客厅,拿出手机拨通了卢总秘书的电话,“黄秘书,是我……”

    “姚修煜?”电话另一头,秘书只感觉这名字有点的陌生,但似乎又在哪里听过。

    当听完队长说了寻味楼的事之后,秘书猛地站起身来,“我想起来了,这位是首一金融的老总,少总怎么把这一位给抓起来了。”

    首一金融在商界的时间并不长,不过二十来年的时间,可是二十年来能白手起家,足可以证明姚修煜的非同一般。

    更重要的是,不少人都猜测这位是海城姚家的人,只可惜不管怎么查都查不到,但是每一个想要暗中对姚修煜下黑手的人最后下场都很惨,所以到最后,不管姚修煜是不是姚家的人,也没有人敢暗中对他下手。

    保镖队长脸色不由得一变,人已经被少总抓起来了,好在没有动手,所以还不算太棘手。

    “你等一下,我向卢总汇报一声。”秘书急切的交待了几句之后,就赶忙向着总裁办公室走了去。

    此刻,客厅里,等的不耐烦的丁鹏对旁边的保镖开口;“将他抓起来送到房间里去,等完事后,小爷不会亏待你们的。”

    丁鹏目光贪恋而痴迷的打量着身材修长而结实的姚修煜,他也清楚自己这小身板肯定是压不住对方的,只能让表哥的保镖帮忙。

    看着快要被霸王硬上弓的姚修煜,商弈笑笑的肚子都痛了,张樟同样也是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绝对是年度最佳损友。

    揉了揉眉心,姚修煜无奈的叹息一声,笑笑这丫头明显就是个顽劣促狭的,张樟又是个损友,姚修煜只能感慨自己交友不善,不过还是冷飕飕的瞄了一眼乐不可支的张樟,“我听说晚霞还一直在等你。”

    笑容刷的一下僵硬在了脸上,张樟气恼的瞪着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姚修煜,“我多少还结过婚,修煜你可是万年老光棍!”

    商弈笑津津有味的看着这两个中年大叔互相揭短,黑润润的眼睛里盛满了笑意。

    “看你姚叔笑话是不是?”姚修煜宠溺的揉了揉商弈笑的头,虽然说姚思念才是姚家人,也算是他的侄女,可是笑笑这个外人更合自己的眼缘。

    丁鹏嫉妒的看了一眼商弈笑,他一眼就看上了姚修煜这样的中年帅大叔,偏偏他无视了自己,却一直关心着旁边的女人,丁鹏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你们还傻愣着做什么,将这个男人送去房间,这个女人你们如果喜欢就带过去享用吧。”?商弈笑面色不变,姚修煜却是沉了脸,而峰哥眼神更是陡然一变,身影倏地上前,众人只感觉眼前黑影一闪,口出恶言的丁鹏却已经被峰哥一脚给踢飞了出去。

    打完电话刚进门的保镖队长呆滞的一愣,就看到丁鹏如同垃圾一般飞了过来,撞倒了椅子之后,砰的一声摔在了自己的脚边,而客厅其他几个保镖根本来不及反应,峰哥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你……你竟然敢打我……”摔在地上的丁鹏捂着肚子,痛到浑身抽搐,却依旧不忘记威胁峰哥,“我让表哥弄死你!”

    知道了姚修煜的身份,保镖队长自然不敢再轻视几人,也对峰哥的身手没有半点怀疑,首一金融的老总,身边肯定有人保护。

    “你们两个将表少爷送到楼上休息。”队长喊住了差一点要动手的手下,让人将丁鹏给抬上楼,自己快步走了过去。

    想到秘书刚刚的交代,保镖队长依旧装作不知道要修煜的身份,冷声警告,“你们不要闹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飞天娱乐在中心区虽然有相当大的势力,可是首一金融也不是好欺负的,更何况外面还一直谣传姚修煜是姚家的人,所以不管如何,卢蒋林不可能因为卢宇涵这个儿子就得罪姚修煜。

    可事已至此,卢蒋林不可能很的过来道歉,所以只能当做不知道卢宇涵抓人的事,这样一来可以顺势将这个麻烦丢给姚思念。

    而另一边,将姚思念送回家之后,卢宇涵正想着如何教训商弈笑三人,从而讨姚思念的欢心,车子开到半路上,手机就响了起来,“爸,你找我有什么事……什么,首一金融的老总?”

    卢宇涵脸色苍白一变,他知道商弈笑是莫氏集团的新总裁,可是卢宇涵还真不将商弈笑放在眼里,俗话说的好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在中心区,卢家才是强龙,莫氏没有败落之前,卢宇涵都不将莫氏放在眼里,更别说现在了。

    可是姚修煜却不同,现在不是几十年前,白手起家的人很少,姚修煜能在商界立住脚,那就不容小觑,卢宇涵脸色变了变,“爸,现在该怎么办?”

    “你也不用担心,既然是要给姚家出气,你将人送去姚家。”卢蒋林并没有责怪卢宇涵,姚修煜虽然是个人物,可是和海城姚家一比那就不值一提了。

    “可如果姚修煜是姚家的人?”卢宇涵想到商界的传闻,这要真是姚家的人,他将姚修煜送去了姚家,只怕彻底断绝了和姚家交好的路。

    “放心,你只是为了给姚思念出气,姚修煜就算是姚家人,这也只是一个误会,日后我带你去道歉,也算是和姚家搭上话。”卢蒋林早已经有了打算,豪门世家的子弟逞凶斗勇太普遍了,更何况这一次也是为了姚思念出气,姚家要责怪也怪不到宇涵身上。

    回到了姚家别墅,姚思念心情极好,刚坐下来休息,让佣人泡了茶送过来,姚思念就接到了卢宇涵打来的电话。

    “姚小姐,很抱歉,我爸知道了这事,商弈笑三人不能留在我这边了。”卢宇涵歉意十足的道歉着,在外面他卢宇涵虽然人模人样的,可毕竟还受他老子的管。

    “卢总知道了?”姚思念没有半点的怀疑,迟疑了一下,“那卢少总你将人送我这里来。”

    姚思念实在不愿意就这样放过商弈笑,一想到之前自己挨了一巴掌,姚思念就咽不下这口恶气,人都已经抓了,就这么放了也太可惜了,再说只要卢宇涵将人秘密的送过来,自己出口恶气也不算大事。

    “姚小姐,要不我让张柏过来,就说这是张家的私事,你只是为了寻味楼的药膳师。”卢宇涵给姚思念想了个办法,这样一来,姚思念也是为了给姚家老爷子和老夫人调理身体,孝心可嘉,即使手段偏激了一点,但绝对不能算是错。

    “好,就这么办!”姚思念笑了起来,对头脑灵活的卢宇涵也有了几分好感,只可惜这人长的不够英俊,否则姚思念真不介意和对方谈个恋爱。

    商弈笑三人重新上了车,依旧是峰哥开车,蒋刀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一前一后各有一辆车跟着,似乎防止他们半路会逃走一般。

    “姚叔,你说卢家这是要干什么?”商弈笑看了一眼车窗外倒退的风景,刚刚姚叔已经报了身份,卢家的保镖队长也拿手机出去了,他应该是打电话求证去了。

    可是商弈笑之后看保镖队长的态度,他虽然装作不知道姚叔的身份,可是眼神里却多了份忌惮,这分明是已经知道,在故意装作不知情。

    “卢蒋林不愿意和我正面冲突,估计要将我们三个麻烦丢给姚家。”姚修煜也看了一眼车窗外,这是去姚家海边别墅区的路。

    姚家真正的祖宅和根基都在岛上,而海边这一片区域也是姚家的地盘,这片别墅区住的都是姚家的人,每年除非是春节祭祖或者是重大事件,否则姚家人一般不会去祖宅。

    汽车又开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在别墅区外围的一间平房停了下来。

    卢宇涵站在姚思念的身边,此刻看到商弈笑三人下了车,卢宇涵倒也没有太放肆,对着保镖队长开口:“将他们带到屋里去。”

    卢宇涵跟着姚思念也跟着进来了,此刻,卢宇涵让佣人倒了茶放在桌上,倒像是在招待客人,这也间接证实了商弈笑和姚修煜的猜测,卢宇涵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张老板,明人不说暗话,今天请张老板过来只有一个请求。”卢宇涵喝了一口茶,这才慢悠悠的开口:“听说寻味楼有一个神秘的药膳大师,姚小姐一片孝心,想要高薪雇佣这位药膳大师。”

    年轻气盛的姚思念并不想对商弈笑这么客气,她更想来一番威逼,将商弈笑吓的屁滚尿流是最好了,不过姚思念也知道大局为重,自己将人带过来了,姚家肯定是知道的,所以面子上一定要做的滴水不漏。

    “商弈笑,你之前得罪了我,我可以高抬贵手放你一马,但是寻味楼那个药膳大师的消息你们必须说出来。”姚思念坐在椅子上,趾高气昂的看向商弈笑,眼神里带着几分挑衅。

    张樟嗤笑一声,亲眼见识了峰哥的身手,张樟还真不怕他们下狠手,“姚小姐这是要强买强卖?姚家想要吃药膳,大可以高薪招聘其他药膳师,何必盯着寻味楼。”

    “张老板,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姚思念声音陡然一冷,心里暗自高兴,只要他们不同意,自己即使下狠手教训他们,那也是理所当然,“我姚家要的人,还没有人敢不交出来。”

    卢宇涵此时倒唱起白脸来了,“张老板,看在姚小姐一片孝心的份上,我劝你不要再固执了,否则惹怒了姚小姐,这个后果你绝对承受不起!”

    “卢少总派人将我们抓过来,现在又假惺惺的劝我们识时务,卢少总这是当了婊子又要立贞节牌坊吗?”咧嘴一笑,商弈笑语出惊人。

    姚修煜和张樟吃惊的瞅了她一眼,这姑娘看着文文静静的,这话说的却这么粗糙,不过看到卢宇涵一张脸涨的通红,倒也解气。

    “你!”卢宇涵气的攥紧了拳头,要不是顾虑姚修煜的身份,他怎么会忍气吞声任由商弈笑嘲讽!

    “少总,张柏来了。”就在此时,一个保镖快速的走了进来。

    卢宇涵站起身来,忌惮姚修煜的身份,他肯定不能动手,当然也不能让姚思念直接动手,“姚小姐,我们出去一下,让张柏劝劝张老板,他们是一家人,也许更好说话。”

    “卢少总不必了,就算张柏来了,我们寻味楼的药膳大师也不会去姚家工作。”张樟吊儿郎当的一笑,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卢宇涵的话。

    笑笑刚刚说的挺对,这人还真是当了婊子又想立牌坊,自己不敢动手,就想要借着张柏来动手,年纪轻轻,倒是挺会借刀杀人的!

    “你们不要给脸不要脸!”姚思念气愤的骂了一句,她已经很克制了,没想到这三人一个比一个可恨,气到极点,姚思念也顾不得会不会被家里责骂了,“既然你们不知好歹,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